這一篇跟袋子的成長紀錄關係不大,純粹是袋子媽想記錄一下2017跨到2018時發生的大事。在2017年12月底,房東捎來電話告知不再和我們續約,請我們半年內搬離。這在這間房子住了24年,我曾經以為會住到袋子上國小、國中,看來該來的終究還是會來。和房東談完後幾天,我哥就在社區內找到一戶坪數堪用的房子正在招租,因此我們就從原本的D棟搬到B棟,即便距離很短,從70坪擠進50坪也費了我們不少功夫。(從說要搬家到搬完,大概不到兩個月。)

    在我小學四年級時,我們一家五口從天母忠誠路搬到紅樹林,剛搬來的時候附近根本鳥不生蛋,社區樓下只有一間看起來很寂寞的ok便利商店。淡水河景對小學生而言一點都不吸引人,而淡水夕陽只讓我覺得刺眼(房間西曬),我們三兄妹堅持不改學區,爸媽只好讓我們三個孩子繼續念天母的雨農國小和蘭雅國中,辛苦的通勤日就這樣開始了。每天早上6點起床,6點半出門,每天都在車上吃早餐,袋子阿公都是在紅燈時多扒幾口飯。放學時就在忠誠路上等袋子阿嬤開車來接,那時候手機不普及,連絡很不方便,不是她等我就是我等她,就這樣六年過去了。

    後來淡水線捷運開通了,我也上了明倫高中,就這樣自己走路去捷運站搭捷運上學、放學。我很討厭從家裡到捷運站的那段路,沒有人行道,大部分都是走在馬路上,旁邊工地裡的蘆葦長得非常高,往裡面看更像是漆黑的森林,彷彿有許多鬼怪從縫隙偷看路過的人們。對很怕鬼的我而言,我真的超討厭這一段路。

    不知不覺也走了五、六年,恐怖的工地改建為福容大飯店,鄰近越蓋越多新社區,這地區總算有點人氣。

    對袋子而言,這裡一直是他最喜歡的家,所有他愛的人都在這裡。我們剛搬新家時,袋子和姊姊非常興奮,兩人在各個房間裡玩翻了。我們以為袋子還小,對於搬家不會有大人那般的惆悵。某天我陪袋子午休,袋子習慣性地摸摸棉被角,突然哽咽地說:「媽媽......我想回家。」我才知道他想家了,他想念他出生與成長的那個家。我摸摸他的背、拍拍他的頭告訴他現在有新的家,大家還是住在一起,他點了點頭,我擦去他的眼淚,兩人一起慢慢睡去。

         爾後幾天他依舊和姊姊玩得很開心,但時不時就說要回家,原來兩歲孩子也會表現出懷念與惆悵。

     新的家,新的一年,也有新的開始,願我們能夠持續往好的方向邁進

Image_fbf9481.jpg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吾子有仁 的頭像
吾子有仁

袋子彎彎

吾子有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